苏劫召集了众将士,开口问道:“王翦将军,我军军备如何?”

王翦想了想,神色微微一变的说道:“寒冬来临,我军必然要休整数月,四月之后,若是要行军事,我军可动用的士卒只有十余万,可是……”

自家的事情,自家知道。

原本的八万残军,以及关中调集的十万兵马,内史腾以及王翦更属十万,整个东郡还剩下三十五万可用之军。

然而,十万驻扎在颍川是半点不敢动弹。

而且,按照以往的部署,还要分出十万大军驻扎在收复的东郡,重驻宜安和赤丽!

能动用的也就十五万!

然而,这十五万,远征赵国,堪堪一用,可一旦如此,被魏国背后攻击,众人的一干努力就会化作流水。

可是,要攻打魏国,魏国便有二十多万人,魏国的士卒,可不是韩国的士卒可以比拟的,一旦这一战出现。

便会出现极大的伤亡。

蒙恬叹气道:“可惜,若是我秦国大渠若成,如何会被兵力所限!”

众将士纷纷点头。

画室里的元气少女青春活力图片

苏劫心里却知道,历史上的大渠还要六年,因为自己的原因,大渠在杜莎和一干苗民勇士的合力下,已然可以提前到秦王政五年。

也就是开春之后,入夏之前!

那时,关中沃野,百年之功啊!

而且,秦国兵力如今确实已经到了极限,和历史上一样,因为关中的蝗灾,旱灾,几乎就没停过,去岁收成极好,那也是因为杜莎让苗民们使用药物,灭杀蝗虫,让百姓感恩不已,但毕竟此法治标不治本,而一直以来的秦国,只有巴蜀和陇西产粮,而且数次征战,已然将秦国的府库消耗殆尽。

而历史上的郑国渠修建完的第二年,整个关中亩产一钟。

一个关中的产量就是陇西和巴蜀加起来都不及,一年出现的粮食就能让秦国上下六十万大军吃两年。

这才是为什么秦国能夺取天下的底蕴。

所以,在秦王政十年,立刻就发动了吞并天下的举措。

没有这个底蕴,你即便是智比天高,也无法东并,能打到如今这个地步,已经是秦国的极限了。

王贲道:“上将军,当下的局面,赵国已然不足为虑,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但对我秦国已失去了威胁,可是南边的魏国便成了我军的心腹大患,一日不除,便如芒刺在背!末将愿率军十五万,攻克魏国!”

李信却说道:“末将以为,以十五万攻打魏国太过于冒险!吾国灭了韩国,天下诸侯必然畏惧不已,其中,魏国彼邻于韩地,如今自然是到了君臣皆胆寒的境地,这等时候,断然不可能主动来触动秦国的虎须,何况北方的赵国并不是对我军没有威胁,赵国如今虽然孱弱,但一定会联合燕国共同对抗我军,末将以为,应该对魏国以安抚,开春之后,强攻赵国,到时,再回头对付魏国,便是轻而易举!”

众将又是各抒己见。

随即苏劫摆手,道:“好了,大家不必说了,今日召见诸位,也是有一事需要告诉尔等,那便是,昨日龙阳君来见本侯!”

众将神色一怔,这个时候来见上将军,必然是有要事了。

苏劫道:“此人乃是奉了魏王的王令,前往咸阳献出国玺,成为我秦国的藩国!”

“什么?这!”

众人虽然震惊,但也很快的陷入了思考,这个时候,来投秦了!

李信闻言,顿时道:“上将军,魏国这般做,正是末将所想的那般,我等大可放心攻打赵国,等灭了北方的国家,在对付南方,便简单的多了。”

韩国灭。

魏国胆寒之下,做出这样的举动,自然也是说的通的。

当年,韩国事秦,不也是因为和秦国彼邻的原因吗,如今韩国的土地成为秦国的土地,那也让魏国成为秦国的邻国。

大殿中的将士们想到这一点,无一不开怀起来,多日来的争论,现在是迎刃而解!

蒙恬忽然上前一步道:“上将军,末将有一个疑惑!”

苏劫微微一笑,说道:“此番议事,无不可言,本侯也很想听听,还有什么其他的言论!”

众人将目光看向蒙恬,蒙恬问道:“敢问上将军,上将军可曾答应了魏国?”

苏劫点点头道:“赵魏皆是我秦国的心腹之患,如今格局之下,自然是需要攻克一国,本侯自然答应了。”

蒙恬接着说道:“韩国事秦,那是因为,几十年来,韩国和秦国之间有诸多邦交以及法制相合之处,不单单是因为一个彼邻的原因,可谓千丝万缕,难以详说,那敢问将军,那魏国事秦,是为何呢?”

王翦闻言,第一个说道:“畏秦而已!”

蒙恬点头道:“一个有过辉煌,亦是曾经的天下第一诸侯国的魏国,如今因为畏惧,成为一个藩国,蒙恬年幼,但却觉得这也太有些说不通。”

王贲道:“有什么说不通,在一国生死面前,这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蒙恬点头道:“所以,蒙恬只是无端疑惑,确实难以判断,不过,诸位将军,如果魏国事秦,让我等放心攻打北方,以魏国龙阳君的才能,应该不难看出,此法也只是延续了魏国的数岁之功,难道,他们就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魏国的社稷尽数归于秦国吗。”

蒙恬的意思是。

魏国肯定看的出来,秦国攻打了赵国,肯定要来对付魏国的。

真得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坐以待毙吗。

李信却说道:“末将以为魏国之言可信,就算不如此那又如何?总比立刻灭国强吧。”

苏劫笑道:“蒙恬思虑周密,确实不错!”

随即,苏劫站了起来,走了出来,接着说道:“倘若魏国真心事秦,我等便可直袭赵国,倘若魏国不是真心事秦,那必然会背后暗箭,让我军措不及防!所以,本侯为了杜绝这件事的发生,于那龙阳君也说了本侯的要求。”

众将士神色一亮。

也就是说,魏国合军一处,和秦军一路人马遥遥相对,你敢妄动,我们就立刻打你魏国。

你不动,我们也不动。

除非魏王就不在乎龙阳君生死!

苏劫忽然下令,道:“王翦,王贲听令!”

二人顿时走上前来,苏劫道:“赵国怎么说也是一个诸侯国,于我秦国同宗同族,该有的礼数还要有的。”

众人忽然一阵疑惑!

苏劫接着说道:“王翦,你写一份战书送给赵王,就说,秦王政五年,四月十五,我秦国率军攻打赵国,约战赵国于代郡,此战在列祖列宗的见证下,只能存于一国,同时,转告天下诸侯,谁敢插手,我秦国必将兵戎相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