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都没想到,眼前的白发少年竟然如此生猛,竟然敢直接踩断柳坤的手臂。

就算柳坤当街杀人,都没有人敢管。

因为,在这里刘坤的老爹就算法。

老百姓谁敢说个不字。

不得不说,林飞带给他们的震撼是颠覆性的。

有的人看得热血沸腾,林飞做了他们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。

而有的人,不停地摇头,感觉林飞这是匹夫之勇,蠢呀,根本不顾忌后果呀!

“啊,我要杀了,我要杀了你!”

柳坤嗷嗷叫着,内心暴怒抓狂,平时都是他在主宰别人的命运。

想打谁就打谁,现在却被人给收拾了,这口恶气,简直如滚滚怒潮,在内心不休。

他恨得咬牙切齿,恨得想将天给捅个窟窿。

林飞冷笑,像是看白痴一样盯着柳坤,旋即又将他一把从地上揪着衣领拉了起来。

黑纱眼镜妹粉嫩姿态极其动人

“看上去,你不怕死!”

“我艹你姥姥,我就不信你敢弄死我!”柳坤像是疯狗一样蛮横地叫着,骨头还真是硬。

但是,林飞专门啃硬骨头。

没有废话,直接又是一拳,打得柳坤晕头转向。

接着,林飞嗤,一剑插在他的大腿上。

柳坤疼得差点晕死过去,他的嚣张气焰,也瞬间被打散了一半。

同时,前所未有的惊恐席卷心头。

他是看出来了,眼前的家伙,根本不怕自己的家世。

而且,他还真的敢杀自己,现在不过是为了钱,留着自己的命。

想明白这一点,他机灵灵打个冷颤,脑袋更加清醒了。

“行,我给钱,给,你不就是想要一个亿,有胆量跟着我上家去取。”

“上家可以,那就需要两个亿。”林飞淡淡一笑,岂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不去抢钱庄!”柳坤恼恨的同时,很佩服林飞的胆色。

“你特么是我见过的最大胆的人。别人一听说我是城主的儿子,早就吓得屁股尿流。”

林飞微眯着眼睛道:“你的胆子更大,敢拿自己的命和我赌。”

说着林飞拍着他的脸,“我既然敢惹你,就有把握,降服的你。你不就是想让我跟着你回家,让你家中的高手对付我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,只要你家里人玩花样,下一秒你就能变成死人。”

咕咚,柳坤望着他的眼睛迸射出的杀伐果决,恐惧有增加了几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有没有想过,你这么做,就是在和整个城主府为敌!”

“我不在乎,现在我只想要钱。”林飞冷笑,既然这个世界强者为尊,这些人不顾及什么法律。

法律都是他们说了算,自己又何必对他们客气。

“行,你有种!那我们就走着瞧!”

林飞不置可否笑了笑,然后挟持着柳坤飞身上马。

接着,马儿飞奔而去。

那些看热闹的人群彻底傻眼。

“乖乖,这家伙谁呀?竟然敢挟持柳坤,上城主府要钱!”

这个世界的林飞虽然很混账,特别纨绔,但是,认识他的人还真是有限。

所以,这些看热闹的人,并不知道林飞是谁。

城主府迎来了不速之客。

两个守卫,看到了少爷骑着自己的龙马,满脸是血归来。

而在他身后,却有个白发男子挟持。

两人对望一眼,都是满脸的不敢相信。

这可是自家的少爷,谁人这么大胆,敢挟持他,而且还跑到城主府耀武扬威。

柳坤回到了家门口,底气更足了,立即大吼起来。

“快叫我爹出来,救我!”

两个守卫,浑身一颤,飞速转身就向着府内跑。

很快府内成片的脚步声响起,一位中年男子,穿着虎纹袍官服,疾步而来。

他的身后跟着五六十人,个个龙精虎猛,器宇不凡。

他们都手持长剑,眼中尽是狂傲。

他们都想看看到底是何人挟持了少爷,来府门口闹事。

城主柳金川瞪大一双豹子眼,怒瞪林飞。

“看上去你有些面熟。”

“别和我攀交情,我问你,如果你儿子骑马撞死人,会受到什么惩罚?”林飞开门见山。

柳金川哈哈哈大笑:“这座城池都是我的,城池内的人,都归我管。我儿子撞死谁,就是他的福分。”

果然不要脸,特别的不要脸。

林飞怒极反笑:“那好,既然法是你定的,我现在也给你定个法。大路上骑马横冲直撞,撞死人,要么偿命,要么赔钱。”

“交给我两个亿,我放了你儿子,不然,杀无赦!”

“啊,哈哈哈!”柳金川杨天大笑,他觉得今天遇到了一个疯子。

这个年轻的疯子,竟然敢挑战他的威严。

柳金川背后的人,也跟着嘲弄地大笑。

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这个年轻人哪来的勇气竟然敢和城主叫板。

接着柳金川止住笑,蔑视地望着林飞。

“我谅你不敢动我儿子。你敢杀了他,我会将你碎尸万段,然后将你的家人部杀死。”

“你不服,尽管动手试试!”

柳坤转动着眼睛,心中却在打鼓,他是真的害怕了。

因为,此刻他能感受到林飞的坚定。

“爹,要不把钱给他吧?”

“放心儿子,他不敢动你!”柳金川特别的自信。

之不过他的话刚落,嗤!

柳坤的一条手臂就被斩了下来,而且带着一长串的鲜血,飞溅在了柳金川的脸上。

柳金川顿时瞪大双眼,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鲜血,看了看,那血可真红。

一刹那,他心中愤怒、震惊,简直不敢相信,这混蛋竟然如此大胆。

与此同时,其他人都被惊得闭上了嘴。

他们实在没料到,林飞可真敢,真敢太岁头上动土。

这少年的胆子怎么这么大?

他什么来路呀?

就算这里有人看着林飞有些面熟,但是谁也不敢把一个废物林飞和眼前的少年联系起来。

因为,哪个林飞也只是仗势欺人,欺负那些小老百姓,面对城主府的人,乖得像孙子一样。

“啊!”柳坤撕心裂肺的好痛苦叫声,让众人又是一阵脊背发冷。

刷,林飞长剑一横,嘴角浮现一抹狞笑。

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不拿钱,就给你儿子收拾。出来混的,早晚要还。”

“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,不服,你可以继续和我叫嚣!”